Nimloth_白花

半年前的旧图,临摹的《纸上中洲》里汤姆庞巴迪的小屋。李爷爷的画真是美得没法说,我这要透视没透视要细节没细节还整体画歪了的破图……惭愧啊

蔓榕树叶终于飘落,春天却不再降临。阿尔温长眠在塞林阿姆洛斯山上,那里是她绿色的坟茔,直到变了大地。她被后来人彻底忘却。从此伊莱纳花与妮富蕾迪尔花再也没有在大海的东边绽放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魔戒》-《阿拉贡和阿尔温的故事》


历史永不完结,但暮星陨落,却是一个传说的终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