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imloth_白花

星坠之火(星星摊牌)

精灵宝钻同人:星坠之火



CP:吉尔-加拉德X凯勒布理鹏(清水向)


荣耀属于托尔金,OOC属于我





来不及挣扎,烧灼的剧痛刹那间占据了全部意识,仿佛世界坠入了欧洛都因的岩浆之中。但他很快明白,是自己的身体在燃烧,索伦的钢爪般的手冒出火焰,包围着他,粘着他,攥着他,将他拖向黑暗。

整个战场都为之愕然,精灵,人类,矮人,以及肮脏的奥克们,全部暂且停顿了手中的动作。在无数的瞳孔中,中洲诺多王室的末嗣,至高王爱仁尼安·吉尔-加拉德,在堕落的迈雅手里烧成一团炽烈的光。


吉尔-加拉德的力量在疼痛中迅速地流失,而很快连痛楚也开始减弱,他曾经握着锃亮长矛高举盾牌的双手,几分钟前还是那样强健有力,这会儿却连它们是否还存在都不知道了。他努力地喘息着,试图睁开眼睛——是真的看到抑或幻觉?本应烧焦的双眼却分明看到了窜动的火,在越来越沉重的黑暗里,如活物般起舞。


“不要一直盯着火看,爱仁尼安,会伤到眼睛。”

忽然有一只很大的手轻轻盖住了他的眼睛。他果然已经盯了太久,橙红的残像依然在眼睑上跃动。

“你还太小了,眼睛经不起这样晃着。”

直到小小的金发王子转过身,那只手才放开他。锻造间光线昏暗,一张被炉火映红的温和面孔正对他微笑。

凯勒布理鹏。


这个世界的前进离不开火,但是火也是会伤人的。吉尔–加拉德深有感悟。

他漫长的一生中失去过太多。最初是六岁时,从未谋面的两位伯父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的战死。从那以后,仿佛一切东西都随时会化成细沙,与时间一道从他的指缝中漏走。他相信很多事是不能有开端的,一旦开端便意味着接连不断。所以从伯父们开始,他就已经注定要失去很多珍视的东西。

而每一次,似乎都与火有关。


两位伯父殒身的那场骤火之战,将火魄家族的三位费诺里安带到了纳国斯隆德。有些贵族悄悄警告六岁的金发王子,不要和这些奇怪的外来精灵太过亲近。

“他们是费诺里安,费艾诺的子孙,灵魂燃着火,总有一天会烧毁包括自身的一切。可别不相信,费艾诺就是这样把自己烧成了灰的。”贵族们私语。

可他们的光彩与自己金发家族的亲人们如此不同,令人神往。父亲和芬罗德伯父交好于凯勒巩和库茹芬,吉尔–加拉德则喜爱与凯勒布理鹏这位安静的堂兄在一起。堂兄就像他工坊里的锻造火炉,温暖不张扬,却总能烧铸出无数的惊喜。


“别一直盯着,会伤到眼睛。别靠太近,小心烫着。”

一次次柔声提醒中,时光流逝。有一天芬罗德伯父一去不复返,让伯父丢下王冠的,正是凯勒巩与库茹芬。而在他们被驱逐离开的当晚,工坊的光一夜未灭,当敲打声停止时,吉尔-加拉德悄声溜进去,看到堂兄坐在地上,呆呆地凝视着炉子。

他靠过去,用小手捂住凯勒布理鹏的眼睛。但没想到下一刻就被远远地推开了,凯勒布理鹏像刚刚从噩梦中惊醒一般,满脸冷汗,瞪大眼睛看着他。吉尔-加拉德手足无措,解释道:

“堂兄,你说过的,别一直盯着……”

“……哦,原谅我,爱仁尼安……”凯勒布理鹏这时才稍稍清醒,疲惫地按着太阳穴,“没关系,我没关系。”

炉火若无其事地欢快跳跃着,全然不顾及两个精灵的心情。甚至好像还在为接连不断的变故而高歌。火从不为什么而停留,它只会去改变,创造新的,摧毁原有的,而不管过去的东西何其辉煌灿烂,哪怕那是一整个隐秘国度。


“爱仁尼安,不要看。”

纳国斯隆德在格劳龙口中火舌的舔舐中摇摇欲坠,很快将彻底分崩离析。凯勒布理鹏拉着吉尔-加拉德的手,轻轻地叮咛着。吉尔-加拉德使劲想再看故土一眼,但视线被身边的随从和逃亡者们遮蔽,最后一眼,入目的只有被火光映亮又被浓烟染黑的天空。

父王啊,姐姐啊,还有这本属于他的国度啊……

“爱仁尼安,快走。我答应过你父王,一定会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“爱仁尼安,别看,快走。”

堂兄汗津津的手紧紧牵着他,将他带离燃烧着的纳国斯隆德。


很多年里他经常梦到这一幕。他已不再是懵懂无力的小精灵,不再需要任何人牵着走。即使没来得及阻止梅兹罗斯和玛格洛尔在西瑞安河口燃起战火,没能喝止这两个费诺里安对西方到来的守卫犯下的罪行,他也依旧明白,面对这个极速改变着的世界,他有了施展身手力挽狂澜的机会。他是诺多的至高王。

可是,在面对火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依然几乎无能为力的。

至高王吉尔-加拉德,劝阻不了凯勒布理鹏与那个居心不良的迈雅的接触,无法制止那一枚枚被玷污的、不祥的力量之戒在高温中的逐渐成形。

堂弟爱仁尼安,没能如少时被牵着逃离纳国斯隆德一样,牵着堂兄的手将他带离被焚毁的伊瑞詹。

他甚至没能亲眼看到那一幕,只知道在伊瑞詹,冬青林被烧的噼啪作响,堂兄的黑发被热浪卷起,他战甲熠熠生辉,血液比任何东西都灼热,光芒在他绝望而平静的眼里闪烁。而黑暗大敌正一步步朝他逼近。


再次看到凯勒布理鹏时,至高王唯一能做的只有下令烧掉这具已经不成人形的尸体。葬礼上,他目不转睛地直视着那吞没了堂兄躯体的火堆,一时恍惚,耳畔忽然又响起了柔声的嘱咐:“不要盯着看……”

可他已经不再需要任何小心翼翼的呵护了。不管是什么,至高王吉尔-加拉德都必须直面,应对。

而且,其实他明白,自六岁那年的初遇,自己的目光就一直被火所吸引着,从没有转移过。


他曾听过精灵们最初离开维林诺的故事,起源在于堂兄的祖父,那位火魄的中洲第一任至高王费艾诺。所以有时候他会想,也许精灵们的中洲发展史是一部由各式各样的火所推动的历史,而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,在火中诞生、变化之后,也将在火中终结。他相信后人谈及这段历史时,每一次燃烧都将成为长廊上的火炬,无悲无喜,只是它们所终结的和产生的东西展示给人们看。

只是,他自己是看不到了。

星辰陨落,诺多无王。第一任与最后一任中洲诺多至高王,最后都化作了烟与烬。

吉尔-加拉德的陨落在数千年中一直被默默地哀悼着。“魔多阴影的黑暗,带走星辰的光芒。”人们悲歌。

只是没有人知道,吉尔-加拉德最后看到的并不是深不见底的黑暗,而是徐徐近前的明火。

那是什么?是锻造新历史的创生之火么?又抑或是……

谁吗?……

一阵温柔的怀念,填满了他即将化成灰烬的胸膛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END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.1.28